北京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

今天是三奶奶的头七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4日    点击:[0]人次

今天是三奶奶的头七。她生前最喜欢看的一出京戏是《四郎探母》,而我也刚好将洛阳的旧宅子赎了回来,便安排着请当下最有名的京戏旦角名家雪艳琴来为三奶奶唱一台戏。戏台便设在旧宅子里。

看着那雪艳琴在台上的身法唱腔,恍惚间想起一段往事来。那已然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我十二岁那年生了一场大病,加上祖父因一些家事也已卧病久矣。父亲便请当时洛阳很有名的戏班来园子里唱戏走花场,说是热闹一下,图个喜庆,冲冲家里的晦气。可偏偏疏忽了老爷子不太爱看戏,又不喜欢戏子,所以只是草草了事,真真只图了个热闹。好在没几个月,老爷子的病便有了好转,人也硬朗起来,我也活蹦乱跳了,此事才没有追究,就此过去了。而我就是那时认识雪姨的。

此前

她虽然只有十七八岁,但除了戏班子的人叫她姑娘,与她要好的几个人喊她一声姐姐,其他的人都管她叫雪姨。她登台有六年了,雪梨花只是她的艺名,没有人知道她家出哪里,姓什么叫什么,只知道她唱旦角唱的极好。一出《贵妃醉酒》,一出《霸王别姬》唱倒了无数少年的心。当中自然不乏纨绔之辈,而我小叔就在其中。

我问小叔为什么喜欢雪姨,是因为他唱戏唱得好么,小叔摇摇头,说:“英雄每多屠狗辈,侠女自古出红尘。”我也听不懂他说些什么,只是觉得我小叔郎才,雪姨美貌,他们是一对璧人天成,所以也很是喜欢雪姨。

小叔林国平是三奶奶所生,是老爷子的孩子们中最小也最机灵的。再加上老爷子对三奶奶也敬爱有加,所以全园子都宠他宠得厉害。因为年龄的缘故,我和小叔走得很近。他对我很好,会些小玩意,点子又多,还总偷偷逃出学堂去街上买糖人哄我玩。所以我天天缠着他,自然也不是白白陪我玩,他每次犯了什么错,逃得了老爷子的惩罚,总逃不过三奶奶的打骂,这时我就派上大用场了。小叔每每跪在三奶奶面前说,母亲将我打死,日后就没有人陪青远玩了。听他这样说,我便嚎啕大哭,求着三奶奶不要再打小叔了,三奶奶也只好作罢。小叔虽聪明,却不学无术,认得几个字却背不出几句书来。父亲常说,他肚子里的墨水还没有我的多。可这几日,他却翻起诗书来,背背写写的,都不陪我玩了。后来他次告诉我,他喜欢雪姨,还要写情诗呢,我嘲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追着我满院子打。不过我也很希望小叔能将雪姨娶回来,便揽下了这送信的差事。

那日,小叔又撵我去给雪姨送信,我瞥见他包里的东西,是三奶奶最爱的玉手镯子。我说,你不怕三奶奶知道了打你啊,他说到时候,自有青远来为我求情啊。我看着小叔脸上的笑容,便不再说什么。只是告诉他我一定不会告诉三奶奶。

回到家中已是黄昏,我跑去三奶奶院里逗她的鹦鹉。三奶奶人很善良,每次我去她都会把我抱在怀里给我剥葡萄吃。

“三奶奶,你见过雪梨花么?她唱《霸王别姬》唱得可好了呢。”

“怎么,青远才八岁就爱听京戏了?还是你小叔整日与你一起,把你也教坏了。”

“三奶奶你不知道,那雪梨花长得可好看了,就跟那戏里的贵妃走出来一样。怎的老爷子就不喜欢,我小叔可是喜欢得很呢。”

三奶奶听我这样说,急忙喝住了我,“可千万别这样说,小心你祖父听到了,打发你去后院喂猪。”

我嘟着嘴,本想求三奶奶为小叔差人说媒去,却不敢开口了。我可算是知道小叔为什么不自己送信了,还不让我告诉雪姨送信人的身份姓名。怕是让老爷子知道了,断了他俩的来往吧。

再后来,我就被送进了学堂。说是以后能为国家建设出些力,我嗤笑,二叔三叔尚且坐在家中,大哥也只是经商糊口,怎得这护国的大担就轮到了我。因为是老爷子的意思,父亲只好将我送进了学堂。我进了学堂后,小叔就极少回家了。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没人替他送信的缘故。

那日,我以母亲生病为由跑回了家中,替小叔送信去。刚进梨香苑便瞅见木东城跑了出来。他的父亲木老爷子是学堂的教书先生,城里城外都十分尊敬他。可他儿子却没有继承他的一点优点,贼头贼脑的,不招人喜欢。看他今日穿的甚是体面,像是来梨香苑有什么正事,我便上前拦住他的去路,

“喂,你不在你家里好好读书,跑来梨香苑做什么。”

他见是我,便装出一副人样来,“我当是谁,原来是林大 啊。怎么,就许你替你小叔送信,就不许我来了么,这梨香苑又不是你家开的。”

“哼,我是怕你没钱听戏,叫人打断了腿给扔出来,再给你那教书的爹丢了脸面。”

“打断了腿也是乐意的。你那阁中的雪姐姐可是美得很啊。”

我揪住他的耳朵,“木东城,你最好闭上你的狗眼睛,别打我雪姨的主意,不然,我定将我小叔喂的大狼狗牵到你被窝去!”

木东城一把推开了我,“瞧你那厉害样,你也只能欺负我罢了。就你小叔那人五人六的样子,也会写诗,还送给雪梨花,也不瞅瞅自个都二十多了,不害臊。”

我争不过他,只好跑去找雪姨。可这次雪姨却没有再收下我的书信了。我追问她原因,她只是说,以后都不要来了。我很是沮丧。

回到家中,我并没有将雪姨的事告诉小叔,装作没事的样子。心里却对雪姨生出了厌恶,我小叔那样喜欢你,你怎得说不联系就不联系,这般无情,亏得老爷子不喜欢。

像往常一样,我依旧上学堂,依旧帮小叔送信。只是以往信是送到梨香苑,现在是送到河边罢了。一来二往,小叔怎会没有察觉,在我打算将第五封信投向河中时,小叔喊住了我,“青远。”@EK-乐在韩国官博:#被张亮蠢哭了# 张亮你这么蠢的事

我回首,心里委屈,又怕小叔骂我,只好低头不语。

“没事,回家吧。走,你三奶奶做了你爱吃的鹅蛋。”

看小叔没有责怪我的意思,我也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自打那日起,小叔便再也没有叫我去送信了,也不再去梨香苑听戏,也不读诗书了,又回到雪姨没有来之前的样子,甚至更甚从前,整日整日地喝酒闹事,也不再陪我玩了。老爷子知道一些事情后,气得不轻,不但罚我将家规族谱抄写了十遍,还罚小叔在祠堂跪了一天一夜。人都跪傻了,可惩罚归惩罚,小叔依旧没有收敛。老爷子生气,三奶奶也生气,父亲也跟着气,气小叔不争气,气他喜欢戏子,也气他带坏了我。只有我知道,小叔心里的难过,可我那时还小不懂儿女情长,只知道是因为雪姨小叔才会这样的,时间久了,便更加不喜欢雪姨了。

出事,是一个月后了。

我有几日没有去学堂,那日见木老爷子来园里找我家老爷子,眉头紧皱,胡子都要被他自己薅掉了。我心里就慌了,木老爷子只有在着急上火的时侯才会不停地摸他的山羊胡。我好几日没有去学堂,他不会是来兴师问罪的吧。我偷偷躲在阁间,听他和我家老爷子说些什么。听了好一会,也没有听出我的名字,这才放下心来,跑开了。

次日,母亲早早地就将我叫醒了,说是要去学堂,我父亲也去。我只好不乐意地跟着去了。

学堂很多军官,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军官。他们将学堂围的水泄不通。学堂的每个人都和自己的父母在一起收拾自己的东西,我拉拉母亲,

“母亲,这是怎么了?”

母亲没有回答我,和父亲说了几句话就将我拉到了一旁收拾起东西来。我想去跟木老爷子道个别,顺便告诉他我前几日没有来学堂的原因。才走至后堂,便听得木老爷子的咳嗽声不断,又听得木东城在里面,我便没有了道别的念头,悻悻地离开了。之后便再也没有去学堂。

后来才听说学堂被军统方面的人收买了,说是要拆了改成公家的酒楼什么的。可学堂是木家几代的房产,木老爷子怎会舍得,便求我家老爷子将他的学堂赎回来。老爷子人本就顽固,更是不想得罪军统方面的人,便没有答应。之后,木老爷子就一病不起,最后竟是活活气死了。知道这些后,我有些后悔当时没有去给他告别了。

一日,我上街给三奶奶的鹦鹉买食儿吃,在梨香苑附近看到了木东城,瞧他鬼鬼祟祟的,我便跟了上去。见他和一位军官在一起,我认得那位军官,是那日在学堂里面为首的那位军官。听得那位军官说事成之后提携你做个小官怎么样的。我撇撇嘴,心想,不要脸的东西,卖了你家祖祖辈辈的学堂就为换个小官。再之后,我整个人都呆了,木东城带着那位军官进了雪姨的院子,好一会才出来,我上前听的仔细,木东城说,三日后一定将头牌戏子送到您的府上。头牌戏子,不就是雪姨么?!木东城卖了自家的学堂不算,还想用雪姨哄军统的人开心,然后自己荣华富贵。我就说木东城不是好东西,可怜了雪姨还对他死心塌地的。

找到小叔时,他还在醉酒。我将事情告诉他,他竟一下惊醒,把我送回家中便匆匆离开了。

几日后,老爷子亲自去将小叔从军统局赎了回来。为此,林家消耗了近一半的家产,元气大伤。小叔也病了好久,身体有好转后才发现腿早已被打瘸了,还被老爷子禁足一年。我担心小叔,在他大好后,偷偷爬窗户进去看过他几次,才得知,这一切不过是一个骗局,一个木东城精心策划的骗局。

他父亲因为学堂的事卧病在床,林家本是能够赎回学堂的,却选择了袖手旁观,导致最后木老爷子的死。所以,木东城对林家一直怀恨在心,于是便设计了这个局。其实那天,木东城是故意让我跟过去的,他料定了我一定会将偷听到的消息告诉小叔,也料定了小叔一定不会不管雪姨。就这样,小叔计划好大闹将军府,趁乱将人救了出来,却发现所救的人并不是雪姨,而是雪姨的小师弟。雪姨此时还好好地呆在梨香苑,根本没有去将军府唱戏,而他们一直以来邀请的就是这位小师弟。他长得俊秀,所以将军非要听他唱青衣旦角,也就是男扮女装。可这个小师弟又有些倔脾气,不愿随木东城去讨好军统的人,木东城只好带着军统的军官去找雪姨,想要雪姨劝一劝这位小师弟,这才有了那天,我看到的场景。

再后来,木东城遂愿做了军官。也是,他助那大将军得到我林家一半的财产,定是有赏的。好事成双,他还迎娶了雪姨。迎亲队伍从林家门前走过,华丽的场面映衬得林家更加落寞。小叔知道此事后,竟偷偷逃出家去,参了兵,只给三奶奶留了一封书信。老爷子再一次一病不起,之后的林家也毫无起色。

几年后,老爷子去世,小叔没有回来。父亲坐上了家主之位,木东城也带着雪姨离开了洛阳,林家才渐渐有所好转。雪姨走的那天,我问她为什么不喜欢小叔,还害得我林家变成这个样子,她没有回答我,任我挥着拳头打在她身上。她给我看小叔送她的镯子,她看镯子的眼神温柔,满足。她说,“这就是承诺。”

我更加不解了,你这么看重小叔送你的镯子,为什么还要害得他离家参军。

时光过的平静而充实,一晃眼,七八年过去了。我长大了,开始学着打理家中大小事务。林家虽不如老爷子在时那般辉煌,但父亲也还没有辜负林家所有人的期望。可小叔,却从未回来过。

多年以后,我着实没有想到还能再见到故人。

雪姨被架在洛阳城楼上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当年唱贵妃醉酒中的杨贵妃那般美丽华贵,倒像是霸王别姬里的虞姬一般坚决。看着城墙上通告,我竟也渐渐坚决起来。

我偷偷寻来小叔三月前送回家的信,并按照信上的地址寻了去。见到小叔时,我们都呆了。他不再如我记忆中那般清秀,俊俏,多了几分从容与沧桑。唯一不变的是他的眼眸,清澈如旧。

“小叔,你可知雪姨,她……”

“我知道。这是木东城使的伎俩。”

“这么多年,你对雪姨,是否依旧。你们还有来往么?”

“你放心,我会救她的。只是,青远,此事你不能插手。切记,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太危险了。”

“可是小叔,三奶奶她很想你啊,我们也很想你呢。”

小叔摸摸我的头,笑容善良得像极了三奶奶,“青远,多年不见,你长大了,长高了。”

不知道为什么,一时间,我竟觉得小叔在与我道别,诀别的那种道别,然后我的眼泪便簌簌地往下落。小叔依旧笑着,“青远啊,长大了就不能动不动就哭鼻子了。你要学会保护自己,保护家人。”

我点点头。离开了。

不久后,小叔找到了我,他要我将父亲的印戳偷出来,我不解,但还是照做了。我问他当年为什么没有继续追求雪姨,可是知道了什么事情。他答非所问,只是说他们一直有联系。虽然很少。我又问他可知道雪姨为什么如此死心塌地的跟着木东城,他依旧答非所问,“再早一点,春草未芽。再晚一点,错过谷花。”

我不懂他说什么,只是知道,何止谷花,他连同雪花也一样错过了。

小叔参军后曾被一位地下党救过一次性命,而后他就一直以医生的身份留在军统之中做卧底。本该无事,却巧又不巧地碰到了木东城被射伤左腿。因为曾经有过交手,木东城一眼便认出了小叔的卧底身份,却又因无凭无据而无法举报,才将此事按了下来。此番又在洛阳相会,他怕是识破了雪姨与小叔一直有着书信来往,暗地里做着小叔的卧底,监视着他,所以才会以雪姨做要挟,逼迫小叔现身。

共 6 19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斑斑驳驳的老宅子,咿咿呀呀的古京戏,时光就在这样的陆离中飘飞到过去,曾经那些远去的人物和故事又一一明晰起来。一段良缘阴差阳错被拆散,两个痴情的人从此天各一方。小说用插叙的方式讲述了一个荡气回肠的爱情故事,让人痴迷,让人沉醉。文字优美,情感细腻,人物形象鲜活生动,情节曲折荡人心魄,感谢赐稿短篇,。【:上官欢儿】【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19:01: 2 问好青远,感谢支持江山小说,欢迎加入短篇小说作者群:42955 4 2.

2楼文友: 19:04:14 真的很喜欢这小说,看第一眼就喜欢,不过今天不给力,发表的比较迟了,请青远老师见谅,祝创作愉快!

楼文友: 00:41: 小叔为了雪姨几次三番,瘸了腿也差点丢了命,执着得让人心疼,雪姨那份洞悉一切的隐忍也令人感叹,很佩服作者的文字功夫,能将这样一个惊心动魄的故事讲的不愠不火,欣赏,学习。

4楼文友: 08:5 :42 相识江山,是缘分,是文字,是源于内心对梦想的追求。

您的文字,是我们在此收获的最真实的幸福。

感谢赐稿系统短篇小说栏目,恭喜作品加精!

我们将收藏您的美文,收藏一份喜悦,收藏这份美丽的遇见!

期待您的新作,祝文安笔祺!人生祥和!

5楼文友: 14:04:42 ,应该是尽吧

6楼文友: 06:06:14 读了远方文友的作品,不仅为故事所感到,不仅看到了文友高水平的创作技巧,更使我联想到江山文学这个培养文学才子的文学平台,热爱江山文学吧!在这平台上聚会等于在一所大学校里深造。握手!夏安!

广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薏芽健脾凝胶的功效
如何医治季节性过敏性鼻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