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NBA

在我很小的时候节能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19日    点击:[0]人次

在我很小的时候,邻村有个精神失常的女孩,乡亲们习惯性的喊她“瓜女女”。每到逢集时分,她就唱着不知名的调子,篷头垢面,衣衫褴褛地流浪在了通往街道的柏油马路上。

在我的记忆里,她总是留了两条不长不短的三股辫。如若是夏天,她肮脏的薄料衫,总是敞开的,且里面没有穿任何衬衣。于是一只硕大的 便下垂到了肚挤眼部,走起路来,晃晃悠悠的。而另外一只 则如男人的胸部,又扁又平,看来是发育不全所致。裤管一高一低地随意挽起。路上的行人,没有人侧目,也没有人嘲笑,大都习惯了她的这个形象。因为大家都认识她,知道她是可怜的“瓜女女”。

“瓜女女”在她的生命即将步入而立之年时,出人意料地嫁到外县最近讲的就是说一户人家做媳妇了,也就从人们的视线消失了。

几年之后,她又回来了,还带回了一对儿女,住在了娘家的村子里。我和伙伴们处于好奇,便骑着自行车跑去她所住的村子,想看个究竟。

记得当时映入眼帘的是三间土木结构且又低又矮的屋子,烟筒里冒着浓浓的白烟,她的母亲在案板上擀着面条,她则边抠鼻孔,边“吧嗒,吧嗒”地拉着风箱,嘴里依然叨叨着什么。两个孩子坐在屋檐下的土地上,刨着面面土玩耍。我和小伙伴们当时都沉默不语,看到她们的生活现状,我们这些幼小的孩子们,也说不出个啥。

初春时节,乍寒乍暖,我和伙伴们都脱了厚重的棉袄,换上了色彩艳丽的毛衣相约去挖荠荠菜。正当大家如出笼的小鸟,你追我赶的肆意享受这初春的绿意之时,“瓜女女”又出现在了我们挖荠荠菜的田野里。她还没有换装,依旧穿着组织上照顾的军绿色棉袄,扣子依然是敞开的,小伙伴们拿着挖菜的镰刀刃,在她的背上一扎一个缝,缝里的白色棉花随即便吐露在了外面。她的母亲大老远的边朝孩子们喊,边仍胡基疙瘩,石头瓦块,被惊吓的孩子们,便撒着丫子跑开了……

时光荏冉,岁月蹉跎,若干年后当年的“瓜女女”已经变成了“老瓜女女”当然她的两个孩子也已经长大成人,其中一个还读了大学,但她依然是流浪的。但终于有一天,在人们的不经意间,发觉我们的身边好像少了一些什么,细细回想,哦,原来是“瓜女女”又不见了……

平凡的日子里,街道的集市依然热闹非凡。但在街道摊贩的眼里,她确实消失了,西瓜摊上再也没有了她趷蹴在地上啃西瓜皮的影子;吃食摊上再也没有了她乱蹦跳的背影。

人们在茶余饭后,喜欢提到她,有的说她被人送到外地去了,有的说死在了外地,也有人说,张三某人是货车司机,在外地出差时看见过她,依然在他乡流浪,乞讨,人们众说纷芸。

有次回家的路上,我看见街道十字路口,围了好多人,这让本来就喜欢凑热闹的我,也跑过去围观,挤进去一看,天呐,这不是我们村附近的“瓜女女”吗?她依然衣衫褴褛,赤着肮脏的手脚,一只手上拿着一个雪白的蒸馍,另一只手上就着一根大葱,狼吞虎咽的吃着。乡亲们也感到很亲切,有的端了西瓜给她吃,有的问她,这些年都去了什么地方,她只是傻笑着,埋头吃着眼前的东西。心地善良的老人们还让她去自己家洗个澡,就这样,几个小时内,“瓜女女”被大家收拾得干净了许多,可之后的几天里,我们又没有再见到她。直到现在,她依然没有再回来,她消失了,永远的消失在了我们的记忆里!

前两天,我又听人说,“瓜女女”其实是被人送去了外地。冬天,在一所破房子里生火取暖,自己将自己烧死了,听到此话,我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揪了一下,模糊了多年的“瓜女女”形象,又在我的眼前清晰起来,我仿佛又看到她那晃来晃去的 百度快照的原理房,及两条油黑的三股大辫子并唱着不知名的调子,又出现在了通往街道的林荫小道上……

共 1418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中的“瓜女女”,好比我们通常说的“疯女子”,作品简要的给我们讲述了作者认识的这么一位“疯女子”的故事。由此不得不承认日常生活中经常听到的一句话:“狗有狗命运,猫有猫的活法。”意思是说,凡是具有生命体系的生物,都有其生存之道。我们只能深深祝福这些与正常人不一样的生命群体,希望他们也能获得幸福快乐的人生!欣赏,问候。期待精彩继续。【:琳璃】

1楼文友: 20:14: 6 加油!小丽,你的文学功底是有的,继续努力,期待精彩继续! 我骄傲我是江山人,我自豪我是江山签约作者。用余生来耕耘江山守护江山此乃使命所归。

回复1楼文友: 10:05:41

2楼文友: 22: 2:5 主人公的命运很悲惨。文章很朴实,乡土气息浓烈。欣赏。 我是新疆作家

回复2楼文友: 10:06:19 感谢,问候,祝福

营口专治白癜风的医院
太原治白癜风专业医院
小孩健脾胃吃什么